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80557财经神算资料公开区 >

《攀登者》南京路演火爆吴京张译胡歌悉数到场影迷高喊:我们都是

发布日期:2019-10-07 01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0月5日晚9时许,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影片、中国首部登山题材影片《攀登者》在雨花客厅AMG海上明珠影城举行路演。在影迷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中,影片主演吴京率先出场,一身格子衬衣配牛仔裤,以及印有“攀登者”字样的T恤,给人感觉比银幕上的“硬汉”形象年轻且亲切了不少。随后,导演李仁港,演员张译、井柏然悉数到场,尤为令影迷欣喜的是,在之前多场路演中缺席的高人气演员胡歌也与其他主创“合体”,其最新长发造型更被影迷誉为“潇洒俊逸”。

  《攀登者》是中国第一次尝试登山冒险题材,主要讲述了继1960年中国登山队首次登顶珠峰后,为获得国际世界的承认(第一次登顶未留下影像资料),于1975年再次向珠峰发起冲刺的故事。

  为何要攀登珠峰?在中国登山队这里,原因并不是像英国著名登山家乔治马洛里所言,“因为它就在那儿”,而是为确立中国对珠穆朗玛峰的合法主权进行的一次“为国登顶,寸土不让”。片中,1960年登山行动中不幸遇难的老队长留下了临终遗言“我们自己的山,自己要登上去”,成为后继者念兹在兹的座右铭,一句“登上去,活着回来”尤为凸显了攀登珠峰的惨烈和悲壮。

  影片巧妙地将叙述重点放在了第二次攀登珠峰上:首次登顶15年后,方五洲(吴京饰)带领的登山队在气象学家徐缨(章子怡饰)、老队友曲松林(张译饰)的协助下,带领李国梁(井柏然饰)、杨光(胡歌饰)等第二代登山者向珠峰挺进,由于有了第一次登顶过程中的种种遗憾,第二次登顶更具壮士断腕、背水一战的悲壮感。影片中时时出现飓风、雪崩、坍塌、悬崖峭壁,可谓“一川碎石大如斗,随风满地石乱走”,在这宛若矢石交攻的灾难片场景中展开的“为国登顶”,使得队员们的艰难跋涉,和珠峰之巅飘扬的五星红旗更具有非同一般的分量。

  片中,几位主演均有不俗的表现。据了解,吴京在2019年1月初就进抵达岗什卡雪峰,进行了半个月的极寒训练,亲自上阵爬雪山,134kj手机报码网,冻得鼻青脸肿,中间经历了缺氧、生病等。戏里六七十度的雪坡都是要演员自己去爬,为此他专门去学了攀冰,怎么使用冰镐、怎样刨冰壁爬雪坡。片中,在冰裂缝之间架梯、在废置工厂的楼房间徒手攀爬,对吴京来说都是既大显身手、又令影迷“啊啊”赞叹不已的绝技。

  在昨晚于南京仙林举办的另一场路演中,吴京情绪十分高昂:“《战狼 1》在南京拍的,这里是我成功的地方,既然来到这里,我想说些从没说过的话。” 对于有人质疑他在消耗过去的成绩这个话题,吴京作出回应:“取得成绩,以后就一直享用这个所谓的成绩,这在吴京的字典里是不存在的。”

  片中,俊逸潇洒的胡歌也带来了极富有张力的表演。胡歌饰演的杨光(原型夏伯渝),为继承父亲遗志而登山,却因身体掩埋在雪中而导致双腿麻木,苏醒时强自站起,呵斥队友“不要扶我,我自己站起来!”的一幕令人泪眼潸然,成为片中最动人的镜头之一。而胡歌的表演也收获了角色原型、登山者夏伯渝的认可。1975年登山时失去双腿的夏伯渝,43年间5次尝试登顶,终于于2018年5月14日10时40分依靠假肢登上了珠峰。

  “胡歌你知道吗?我的高考作文写的就是夏伯渝,没想到你竟然演了他!”路演现场,一位大学生这样对胡歌说。“那你会因为我饰演了你心中的英雄而更认可我吗?”胡歌的机智回答引发了阵阵笑声。

  演员张译无疑是这个国庆档中的熟面孔。他在《我和我的祖国》中饰演一位为研制而隐姓埋名的科学家,在《攀登者》中则饰演登山员兼摄影师曲松林,在1960年登顶过程中,为挽救其生命,吴京饰演的队友方五洲为他扔掉了摄像机,1975年两人在珠峰脚下重逢时,张译的一句“我敬你,我恨你”道出了英雄心中多年积蓄的无尽遗憾。作为1975年攀登珠峰兼联合科学考察行动的总指挥,张译饰演的曲松林经历了从冒进、到痛失队友的悲痛,再到谨慎保守的心理轨迹转变,直至最终胜利圆梦的坦然和释然,整个表演过程堪称多层次、多变化。

  路演现场,张译对《攀登者》给予了极高的评价:“这部影片是我看过的华语影片中,场面最震撼、情怀最动人、爱情最催人肺腑的作品。当你想要带父母看一场电影时,当你感到迷茫,不知道该怎么走,希望别人拉你一把时,请来看一场《攀登者》。”

  85后演员井柏然的表现亦可圈可点。身为1975年登顶行动中的摄影师,井柏然饰演的李国梁深知摄像机的关键性意义,在从悬崖昏迷坠落的一刹那清醒过来,毅然割掉绳索,将摄像机留给队友,自己选择坠落,一句临终前的呼喊“我要你们继续”,道出了新中国攀登者的信念、意志和勇气。

  针对电影后半段陷入爱情片套路的质疑,影片导演李仁港也在现场作出了回应:他不想拍一个硬邦邦的所谓英雄奉献的故事,而是希望让观众感受到登山者的内心世界,因此片中将大量的戏份都落在了登山队员之间的兄弟情、爱情上面。

  就记者个人的观影感受而言,尽管后半段吴京和章子怡的一段恋爱戏确实逻辑不够合理,稍有偏题嫌疑,但在章子怡饰演的徐缨遇难后,影片并没有让吴京在爱情线上过多停留,而是干净利落地回到了“为国登顶”的叙事主线上。但藏族女孩“黑牡丹”和摄影师李国梁之间的互生情愫就显得有些多余,黑牡丹作为首位登顶珠峰的女登山员的形象也因此被儿女私情淹没。截止发稿前,上映7天的《攀登者》票房累计7.26亿元。

  “报告大本营,报告北京,报告祖国,现在是1975年5月27日下午14:30,中国登山队9名队员,成功登顶!”这是影片中第二次登顶珠峰成功时,演员吴京的一段台词。而影片选择用“攀登者”这一更具隐喻意义的词语作为片名,显然不止于讲述攀登珠峰。路演临近结束,影迷们“我们都是攀登者,我们都是追梦人”的齐声高喊,将现场氛围推至高潮。

  吴京说,《攀登者》的初心是记录父辈一代对新中国做出的贡献,也希望“每位观众都能够攀登上自己心中的那座珠峰”。· 88269救世网天下彩当地政府相关部

Power by DedeCms